一个创业老兵的决战

www.cnpension.net    2016-10-12 20:45    中国养老金网

就是在两周之前,我带着上海的十几个创业家、企业家搭乘越野车穿越世界第四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在沙漠中,一位企业的老总、我和我九岁的儿子三人一车。在快驶出儿出沙漠的某天某刻,满身汗迹重度晒伤连续吃了十几袋方便面的同车总裁意外接到了某客户的电话,总裁得意透露:那个啥,总,我在度假呢……儿子却在旁边嘀咕:这那是度假,明明是在求生。

九岁儿童和总裁之间关于“度假”和“求生”的意见分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致在两天之前,上海开能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在7月29日在证监会正式上会,申请在创业板发行股票。当天有记者抛出《开能环保:隐现慈善利益链》一文,文章作者聚焦于开能环保的创始人瞿建国先生在10年前用自己创办的个人基金会的钱投资了开能环保,基金会曾经为公司提供无息贷款。提出系列疑问::如今,公司闯关创业板成功,这家公司到底属于谁?这是慈善公益还是另有所图? 更有相关人士补充怀疑:为避税?为利用基金会资金?为名声?甚至试图把瞿建国和郭美美发生关联。

在我印象中,开能环保并不是一家曝光率特别高的公司,今日以一家中小型企业的规模尝试登陆创业板,自然不免引起公众的好奇。我个人有幸在过去数年间购买使用过开能的产品,体验过开能的服务,包括探究过开能的商业模式,也与开能的创始人瞿建国先生有过数次沟通请教。以我的了解,今日有第三方评论人士把瞿和郭美美关联在一起,对于瞿而言,是一个特别的黑色幽默。与我而言,写下这篇文章不是什么拔刀相助,意义在于是否能够还原一个创业故事的本来面目。而我猜想读者最终能得出的结论却仍然会在“度假”或“求生”之间游荡,这就是关于创业这个永恒主题有趣的地方。

百度百科上如此介绍瞿建国:“上海开能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人。著名企业家、慈善家。1983年领导村办企业实现产值千万元、利润超百万而闻名全国,1987年创立中国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申华实业,1993年,他将自己赚来的第一个1000万元捐出,创立中国首家非政府背景的公益基金会 ——建国社会公益基金会;2001年,创立开能集团……”

从其他的一些公开报道上,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样或那样的不那么“一帆风顺”的创业历程:

1990年12月19日,瞿建国一手将申华实业带到资本市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成为上海的“老八股”也是“三无股”(无国家股、无法人股、无外资股)之一。直到现在,瞿建国仍在感慨当时发行总计才100万元的股票之艰难。

1999年,瞿建国将申华实业和盘托出,交给了当时的汽车大王仰融, 究其原因,他如是说:早期上市的企业都比较缺少长期的业务发展规划和战略,基本上是什么赚钱就做什么,难免造成业务分散。申华上市那么多年,主业一直不明晰。申华每年都只是依靠公共客运、酒店这些零碎的业务维持股东回报。要顺利地推动企业的发展,要么拥有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业,要么拥有雄厚的资本,但这两个我们都不具备。把企业交给有实力的、能够给申华注入更大发展的资本或者更优质的业务人是我当时能做到的最好选择。最后他选择把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转给华晨集团。

此后的故事,我们在《开能环保:隐现慈善利益链》一文罗列的事件中,依然可以客观地看到这个创业历程的曲折,2001年2月,开能环保的前身上海加枫净水设备有限公司正式设立,其中上海建国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主要投资方(建国基金会在建国创投中占20%股权)。2001年6月12日,加枫净水设备正式变更为上海开能环保设备有限公司。两年之后的2003年9月15 日,建国基金会退出开能环保,同时,建国创投也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了瞿建国。自2002 年1月1日开始,开能环保向建国基金会分次借款,用于开能有限建设厂房、扩大生产等经营所需;根据2011年7月开能招股书的披露,开能环保当时资金并不宽裕,为补充流动资金、购买土地等需求,开能环保分5年从建国基金会借出905万元,没有支付利息。

2010年4月,开能首次尝试登陆创业板,并未如愿。

《理财一周报》曾经的一个采访中,瞿建国如此披露心声:创建开能的原因,我就希望自己能重新开始并做一个真正的实业。创建开能时就选择了居家的水处理产品和业务,因为这是一个和人们的日常健康生活以及环保、节能等未来居家生活相关的实业,有无限的发展空间。我用十年的时间,研发和制造出了可以在国际市场与强手竞争的优质产品,已经奠定了开能在国际、国内居家水处理行业里领先的地位。我知道,家居水处理是一个“慢”行业,不会大起大落,令人怦然心动,但它却能持续增长,厚积薄发。“创业很难。”瞿建国最后他这样感慨。

好吧,该总结一下这个长达24年的创业故事了:

很显然申华并不是一个有行业制高点的公司,它只是时代和制度的产品。

1993建国基金会的成立,是瞿建国先生公益之心的早春萌发,显然他当时并没有充分意识到创业不可能一帆风顺的本质。1999年的托孤及出走,是企业没有直面用户刚性需求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2001的二次创业,是基于他敏锐的商业意识,众所周知,即便今日中国大陆约90%的水厂仍在采用上世纪初形成的传统方法对源水进行处理,只能对物理污染和微生物污染进行净化处理,而无法对化学污染,各种由于现代工业发展带来的有机和无机化合物及其他有害毒素进行深度处理。这个行业的进入,既满足了瞿从头开始的创业心,体现了瞿对商业需求的敏锐觉察力,更承载了瞿对健康产业的关注心。此后数年,他谋求其在十年前创建的私募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固然是开能创业初期资本短缺的无奈之举,同时也是政府在私募公益基金管理制度缺失的悲哀。

再听听,其他人微博怎么说?

水行天下-曹刚真是值得祝贺,这算是第一家专业做家用净水的上市公司,也是一直致力与老百姓健康饮水的公司,这给我们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极大的鼓舞,相信这个朝阳产业会充满光明。祝贺瞿总。

xJaMeSx开能的情况和郭美美不一样,开骂前去看看披露的文件,是什么基金以什么形式借了多少钱,理事会有没有通过,是否违背基金章程等等,人家在法律上无懈可击,除非你能挖点黑幕出来,你给他套上个郭美美的噱头,不是很合适吧。

MerimeeSH转发此微博:这个基金是老板自己出的钱,不公募的,你们都想太多了。

好吧,也大可不必再妄加评论,无论是臆想的还是亲历的,我们应该为这样一个能够去批评的时代而鼓掌。是批评让我们可以重掌对公众权利管理者的监督,可以去伪存真,可以督促企业家始终将尊重消费者价值放在第一位。

也还尚有期待,开能能够二次冲击创业板成功吗?上市成功后会有第二个曹德旺的捐股的义举吗?建国基金会真的可以恩泽乡里吗?这些事,我们终究还是需要盖棺定论。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