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管理才管的合理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

www.cnpension.net    2016-10-12 17:21    中国养老金网

  栏目主持/韩冬冬

  如果司马懿是个山头大王、或是一个土匪强盗的话,那诸葛亮绝对不会用《空城计》。正因为司马懿有着雄才大略并熟知诸葛亮,诸葛孔明才敢用这个计谋。司马懿毕竟是司马懿,把原本简单的问题想得太复杂,中了诸葛亮的计。

  同样是《空城计》,上面坐的是诸葛亮,司马懿就不敢越雷池一步;如果上面换成张飞,我想早就杀了进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管理方法,而如何管理才管的合理呢?本期智库请太平宁波分公司总经理罗国华、太平洋海南分公司总经理何问锡、生命人寿四川分公司总经理李大勇谈谈他们的看法。

  以人本为中心 和谐统一

  《保险文化》:管理,顾名思义就是管得合理。您在企业有那些管理方式?您认为什么样的管理才是合理的管理?

  企业是一个相对独立封闭的组织,同时它又是一个承担不同社会职能的开放组织。正所谓“小企业,大社会”,企业里包含的复杂的人际关系是社会人际关系的缩影。

  ——太平人寿宁波总经理罗国华

  罗国华:企业是一个相对独立封闭的组织,同时它又是一个承担不同社会职能的开放组织。正所谓“小企业,大社会”,企业里包含的复杂的人际关系是社会人际关系的缩影。所以,管理方式也就无法禁锢到某一个点,要做有的放矢。我认为,平衡经营管理中的矛盾,使看似对立的矛盾,得到有效的“和谐统一”就是合理的管理。

  “羽扇纶巾拥碧幢,七擒妙策制蛮王,至今溪洞传威德,为选高原立庙堂”。这是《三国演义》中罗贯中对诸葛亮收服孟获的“七擒七纵”的评价。先帝驾崩,诸葛亮临危受命。西南自古混乱,又是蛮荒未开之地。孟获占山为王,成就了一野蛮王国。孔明神明,洞悉孟获心性,采取了“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孟获心服,愿俯首称臣。西南一片安定。诸葛亮的管理可谓合理,面对蛮夷,欲擒故纵,落个皆大欢喜。

  何问锡:经营在建立,是先导工作;管理在维护,是维生工作;作为一个分公司,许多的部门和岗位要狠抓基础。俗话说“根深才能蒂固。”我们就管理进行细密量化:每个月都要举行行动大会,团队的进步要与大家共享,管理的改善要与大家共阅。把工作职责一一量化,行为与数量有机衔接。把优秀的个体行为转化为团队的标杆动向。量化后,很多问题需要协调,我们就制定了边界管理,称“失误协调会”。各个部门的领导要进行每周一次的自我检验,进程搁置的,进度没有完成的,都要找出原因,揪出细枝末节。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不能推三阻四,固定的时间,专人主张,专人张罗,做到行之有效。当然,领导还要与员工常零距离地接触,走动管理:到基层中,充分的站到他们的立场,考虑他们的民风民俗、生活习惯等。群策群力,我们便无懈而合。我认为能够让企业在平稳中永不止步的发展就是合理的管理。

  李大勇:我们通常说管理是管人、理事,即通过各种制度、流程、监督、评估、考核等,使人各尽其职,达成经营者目标。这里的制度、流程等就会有一个合理的问题。一是合公司的“理”,即符合公司经营目标,包括文化目标;二是合公司员工的“理”,即符合公司员工现状及员工发展期望。

  管理是一个深层面的概念。在管制的范畴内,升华到人文合理的尺度中。“人本管理”成为了我们的主要管理模式,以“事”为中心发展到以“人”为中心,由“监督”管理发展到“自主”管理。这样,我们的员工在情感上与领导融为一体,在精神上与上级保持高度一致。我们的企业便没有理由不强大。
言人人同 不偏不倚

  《保险文化》:在这个合理中有一个“平衡点”,那就就是管理者和员工共同满意认可。您觉得怎样才能把握好这个“平衡点”?做到全面合理。

  罗国华:善待与严管。我的做法是:着力打造“工作积极、生活健康、价值认同”的家园文化。“家园文化“的核心是珍视和珍爱员工,构建和谐公司、和谐团队。构建和谐团队,要特别强调的是:不能搞放弃原则的“中庸”,和谐的理想状态是:司有规、思有序、言一致、步统一,而不是模糊混乱和违背原则的“中庸”。

  构建和谐团队,不能是放纵迁就与妥协,遇到矛盾就要妥协,不去积极研究化解方法,势必造成公正的缺失,和谐的悖离。构建团队应赏罚分明:必须实行尽职重奖,渎职严究。但“严究”不等于“高究” ,客观公正的实行责任追究,既要保证制度流程的严执贯彻,又要切实保护好那些乐业爱岗的好干部。善待与严管,既是管理者应该掌握的基本理念,更是一种应该不断提高的行为艺术。

  何问锡:平衡点的关键是员工与管理者要有着不谋而合的共识。我们始终奉行着:在提升业务员收入的前提下提高企业的绩效。在企业内,我们坚守着一条规矩:管理者对下属与员工要遵循着关怀、支持、要求法则。员工与下属对管理者要学会尊重、服从、请示。关怀是人情,没有人会拒绝人情,尊重就水到渠成。支持是力量,谁做事都希望有推动力,服从就意味着前进。要求会经过洗涤,合乎情理。请示才能得到认可,一致。

  我想,如果员工与下属和领导共同满意,拥有这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愿景,共通的语言。我们的这个杠杆将会一直“平衡”。

  李大勇:从久远的三国来说,诸葛亮六出祁山,日复一年地进行北伐,他履行的是先主的遗愿,即上层管理集团的经营目标,但中下层集团乃至百姓更多的愿望是保境、安民、富国、强民。撇开说,诸葛亮要充分考虑蜀国的国力、军力是否可支撑伐魏以外,还要考虑民心、军心所向。但上层管理集团的需求是政治,也是长远经营规划所必须。诸葛亮有句话:此时不伐魏,将来魏必伐我。这就有统一思想认识的问题了。“三分天下”本来相安无事,天下太平。一个先主遗愿令诸葛亮三番五次深入不毛之地,结果只能无疾而终。平衡点没找到,所以蜀在摇晃中便失去控制,灭亡。我想,上下一致,齐心合力就是我们的平衡点。
以德为先 后学海无涯

  《保险文化》:诸葛亮很会识人,所以敢用“空城计”。作为管理者该怎么识人?有什么具体的标准?

  罗国华:诸葛亮是管理者,能慧眼识珠,魂归西天后,仍能设计除掉长有“反骨”的魏延。大千世界,人各形色。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适合自己的角色。下面我就对管理者的标准谈谈:能为团队规划共同的愿景和梦想,激励团队成员参与跟随;可以建立团结、友爱、积极、进取的团队文化;无论是身处顺境还是逆境,团队长要学会始终注入团队的激情,总会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去激励团队;另外还要懂约束之道,约束是保证组织高效发展的关键,是为了体现更公平的激励!公司的约束在于始终强调对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的守信与遵守。

  何问锡:诸葛亮稳坐空城,抚琴笑风月。司马懿枕戈待旦,却最终退避三舍。诸葛亮做到了知人、知面、知心。形形色色的人,性格包罗万象,千差万别。择人就变得至关重要。世人言:“品不良则心不正,德不高则行不远。”首先,做人要有品德心:立足于本,方能行于远。其次要有合作性。俗话说:“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我们是一个集体,一个家庭,不允许个体的分离。“人心齐,泰山移”亘古不变。再次要有敬业感:敬业意味着坚毅,坚毅才会鼎力。目标感就会明确,前进力就会绵绵不断。最后是学习力:一个人,你可以才疏学浅,但你不能不学无术。所以,你要进步,敏而好学,学然后不知足。

  李大勇:长江滚滚,浪花淘尽《三国》。青山依旧在,夕阳依旧红。诸葛亮的《空城计》依旧脍炙人口,诸葛亮的识人之道依旧源远流长。作为管理者,用人是一件谨小慎微的事。用对人,就如房子搭对梁,坚不可摧。用错人,好比用错了梁,随时可能坍圮。识人贵在识心。常言道:“隔山隔水隔肚皮,画虎画皮难画骨。”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日常中便能“见其马力,知其人心。”我们自有一杆秤,所谓标准。做事要有干劲,也就是外在的表现力:懈怠永远无法进步;干劲十足,士气上你已经成功;执行力要强,就是效率;任何事都没有借口,只有达标与完成。统观协作,出拳最有力的方式是集全身力量一击。在工作中,亦是如此。很多个全力以赴,就变成了一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分而治之 条条通衢

  《保险文化》:人各有不同,适合管理这个员工的方式或许就不适管理那个员工。那么,作为保险公司的管理者在日常管理工作中如何因人而异做管理?

  罗国华:华容道,关羽在立下“军令状”后放走曹操,诸葛亮任之。街亭上,马谡狂言落败,诸葛亮杀之。不同的人管理就截然不同。

  三国后期,诸葛亮力图兴复汉室,领兵伐魏。面对用兵谨慎、老谋深算的司马懿,诸葛亮再次施展了其“因人而异”的管理才能。

  街亭会战。诸葛亮演了一出“空城计”,导致司马懿望风而走。一个是步步紧逼,一个是节节退守。上方谷之战。诸葛亮巧妙设局。司马懿随万般警惕还是落入圈套,丢盔弃甲。诸葛亮积劳成疾,逝世五丈原后。司马懿窃机追赶,孰料诸葛亮未卜先知,死前就留下锦囊:司马懿来追时,推出其木像虚张声势即可。司马懿咋看,抱头鼠窜。留下千古笑谈“死诸葛吓走生仲达”。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缺点和优点,如何运用人性的观点和思维,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势而异,这是对管理者的考验。

  何问锡:有人墨守成规,有人标新立异;有人铁面无私,有人虚与委蛇;作为管理者,要学会因人而异做管理,把每个人的特点运用的恰到好处:德才兼备者,尽可能的让其放在抓团队的岗位上。良好的个人素质和专业,无疑会带动团队垂直成长。才高德浅者,也就是技术过关,人气却不高。我们要把他们放到技术的层面,不能让他们管理队伍。这样的人嬗变,易朝令夕改,随时可能倒戈;德高才浅者,就是能力稍弱,品德高尚。我们会时常的给予他们换岗的机会,任何的一次调剂,都是最好的培养学习;无德无才者,注定被淘汰。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团队就像一台机器,员工就是上面大大小小的螺丝,跑动起来,螺丝就会松动,管理者就是钳子,要时常下去,把螺丝拧紧,保证机器的正常运行。作为领导,要有迷人的魅力,刚柔并济的管理手段,因人而异的管理才能,企业才能由量到质的发展。

  李大勇: 《空城计》在管理学上,那就是:“管理应该因人而异”。简单说:就是管理不能搞一刀切,什么萝卜白菜一把捏,而是应该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

  人是复杂的,不要小看这个问题。很多创业团队的分崩离析,不是外在的敌人,而是内在的瓦解。这种瓦解的成分面有员工自身的问题,还有是领导的管理失误。每个员工都有每个员工的特点,每个员工都有每个员工的喜好,适合管理这个员工的方式或许就不适管理那个员工。

  管理要因人而异。管理是个互动的过程。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管理不是单方面的高压,这样做的话,别人心不服。管理也不是单方面的迁就,这样的话,别人不会把你放在眼里。管理是管得合理。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