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大幅提升最低工资的启示

www.cnpension.net    2016-10-12 20:39    中国养老金网

  西雅图市长于六月初签署了一项法案,把最低工资提升到一小时15美元(约合人民 币94元),相当于美国联邦法定最低工资的一倍有余,成为发达国家中最高的水平。这个大手笔实属罕见,从传统经济学来看,企业面对这么高的人工成本,将不得不辞退员工,造成失业,若是把成本费用转嫁到顾客身上,又会抑制消费,带来萧条,那么西雅图作出这种看似脑袋发热的举措为的是啥?中国外贸企业该做什么样的解读?

  西雅图在美国城市中的确是一个富裕开明的城市,高科技带来了繁荣,网络新贵年轻一代具有公益心和理想主义精神,而他们身边有众多在餐饮、超市等服务业靠最低工资为生的劳工,辛勤劳累的收入不足以养家糊口,经常要依赖政府发放的食物代金券来补助生活开销,居住环境很差,年节假期之际,买不起玩具给孩子们。尤其自从2008 年金融危机以后,经济复苏缓慢,许多人的消费能力太差,在这一向以进步价值观自豪的城市中激发了为时已久的同情之心,提高最低工资不但能缓解底层劳工的生存问题,而且会给经济带来活力。

  西雅图大幅提升最低工资财富集中在少数人不能促进经济增长,从2011 年“占领华尔街”起,逐渐形成一种共识,2009 年以来美国22% 的个人收入集中在1% 的人群手中,这些人囊括了95% 的收入增长。美国人的中产阶级收入,除掉通胀造成的数字膨胀,实质上比20 世纪70 年代好不到哪里去,归根结底,美国经济增长的模式出了问题。

  这些年来,美国的大公司非常赚钱,高端管理层薪酬与业绩和股价挂钩,麦当劳的首席执行官去年的收入是9 百万美元。沃尔玛一年净利润是270 亿美元,而收银员和清洁工之类拿到的是最低工资,员工中依靠政府救助补贴生活的比例是所有大公司之首,等于变相由纳税人补贴沃尔玛的高利润。如果沃尔玛净收入减少到170 亿,把100 亿分给最低工资的员工,这些人每人年收入将增加1 万元,就有钱消费,对经济增长作出更大的贡献。还有老总们专心一意提高短期盈利,不投入创新,等于杀鸡取卵。企业希望顾客富裕,而员工贫穷, 这对整体经济说来只会加剧贫富差别,美国经济学家甚至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沃尔玛化”(Walmartization)。

  与沃尔玛同属超市行业,但是以量贩式操作、总部在西雅图的好市多(Costco) 目前的最低工资已经到达11.50 美元,然而公司并不因为人工成本高,而影响到盈利,反之,相对高的工资带来的是员工的忠诚度,跳槽的人少,店内经理层来自内部提拔的占98%.高效率的运作,成为好榜样。好市多以及西雅图的其他服务业巨头如星巴克、亚马逊之类,均赞同提升最低工资。这个法案将在三年到七年内由大企业开始到小企业分批实施。

  华盛顿州9.32 美元的最低工资已经是全国最高,西雅图市再提高60%,的确可能导致一些原来就艰苦经营的企业裁员或歇业,原来想开店的企业也许会观望。美国加盟店协会认为这个法案歧视小加盟店的业主,已经把西雅图市告上法庭。有些经济学家预测,高工资会吸引周边地区相对优质的劳动力进入城市,把原来低技能、最需要提升工资的人挤出劳动力市场,或搬到郊外没有15 元最低工资的地区。除非美国全国提升最低工资,地方行为未来实施起来还面临重重困难。美国联邦政府所定的最低工资是7.25 美元,奥巴马政府曾提出调高的法案,遭到国会内的共和党阻挠,理由是沉重的人力成本会导致企业裁员或关门,估计将有50 万人下岗。奥巴马只能用行政命令把联邦政府雇员的最低工资水平提到每小时10.10 美元。纽约和旧金山几个比较富裕的大城市也在讨论提高最低工资,西雅图大胆的尝试,成败与否,将有全国借鉴意义。

  这些在太平洋彼岸发生的经济和社会的变化,值得我们关注。首先,最低工资上涨,意味着美国消费者购买力增加,对中国出口贸易应该是利好,但是在工资成本大幅度上涨之后,企业势必设法减少用工成本,加速以自动化来代替人工操作,如目前一些超市,甚至像宜家之类家居用品商家,已经部分实行顾客自己结账,刷卡支付。这与制造业已经普遍应用的自动化结合,会加速新一轮的工业革 命。中国制造的成本的优势与美国相比已经逐渐缩小,如美国企业生产力持续提高,加上能源供应充足,将更为加强生产成本的优势。

  对于考虑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就算是全美国提高最低工资的进程缓慢,仍然势不可挡,这种以选民力量来推动改善工资收入的思维,逐渐深入人心,可以说是里根和撒切尔自从1980 年以来提倡政府在经济领域管得越少越好的模式走到了尽头,堪称是一个范式的转变。

  西雅图惊人之举也许在后续反对势力下做出一些妥协。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昔日占领华尔街运动偃旗息鼓后,继续发酵,重塑价值观带来的变化,不在一朝一夕。然而外部的大环境对中国的影响巨大,不可忽视。

  改革开放初期抓住了战略的机遇期,出口企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中国跃升为世界最大的贸易国,然而在新旧的冲击下,中国外贸要审视各种暗流,及早做好准备。

  对于计划要走出去的企业,如何适应高效运作、重视底层员工福利的西方文化,将是新的考验。以往管理学上利益最大化的方法,需要调整,所在地的东道主即使急于招商引资,也必须顾及到新思维和舆论,两方都必须探索新合作模式。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