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局者DHL

https://www.cnpension.net    2016-10-12 20:45    中国养老金网

在中国内地快递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上,尽管竞争惨烈、利润低下,每天仍会有3000多家大大小小的快递企业在为市场份额而厮杀着,也几乎每天都会有出局者,但谁都没有想到,这次的出局者会是DHL,这个全球最大的快递企业,更没人想到这次的退出竟是DHL自己主动的选择。

6月29日,DHL在华合资公司中外运敦豪的一纸公告宣布在中国内地快递这个市场上,它“不玩了”。

这份名为《转让所持有的国内快递公司全部股权的提示性公告》显示,中外运敦豪将转让旗下上海全宜快递有限公司、北京中外运速递有限公司和香港金果快递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的100%股权给深圳市友和道通实业有限公司。

要知道,全一快递、中外运速递、金果三家公司全部是中外运敦豪在2009年收购的。那一年,DHL高调宣称将通过收购或合资的方式,将其在亚洲的国内快递业务增加一倍,以抓住亚洲各国国内快递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一年,除了收购了中国这三家快递公司外,DHL还收购了印度航空快递公司Blue Dart Express,在越南、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成立了合资公司。但在整个亚洲市场中,中国无疑是重中之重。

这次,DHL退出中国国内快递市场的消息令业内震惊,除了它全球最大的快递企业的国际背景外,还因为它曾是中国市场上最风光的跨国巨头。2004年,DHL是外资快递中第一家经营中国国内快递业务的公司,一时风光无两;2006年,DHL宣布了一系列“中国优先”政策,用以彰显中国市场在其全球战略中的重要地位;2009年高调收购三家中国快递企业,并公布了一系列的发展目标……

“DHL全面进军中国快递业的时机未到。”在谈及这次退出的缘由时,DHL快递亚太区CEO许克威如此表示。但谁都知道,让其放弃经营了7年中国国内快递业务的背后是新《邮政法》的实施和止不住的亏损。

不过,与退出消息同时传出的还有一个消息,DHL正计划到香港进行IPO,从这个层面而言,或许其剥离中国的内地快递业务是担忧IPO进程被其亏损业务所拖累。

DHL这家被业内戏称为“大灰狼”的外资巨头,到底是中国快递乱战中悲情的出局者,还是断臂求生的野心家?

要利润还是要市场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大灰狼”DHL要退出中国的国内快递市场的消息就已开始在中国快递业内四处流传。

不过当时没有多少人会相信这个传言的真实性。在价格战中厮杀的同行们抬起头,无不诧异地互相质疑:难道DHL真的忍心放弃全世界增长最迅速的中国快递吗?利润就真的比市场还要重要吗?

6月29日,中外运敦豪的公告给出了答案,利润与市场之间,它选择前者。这也意味着,DHL全面退出已辛苦耕耘7年的中国内地快递市场已成定局。

在国际市场中,DHL与FedEx、UPS以及TNT,并称为国际快递四大巨头。但受制于中国的政策限制,这四大快递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必须放低身价,与中外运成立合资公司开展业务。

在经历了若干年的磨合与失望之后,除了DHL之外的其他三大快递巨头都先后选择了与中外运分手,自己经营快递业务。只有DHL始终坚守在中外运身边,以合资公司“中外运敦豪”的牌照继续生存。

DHL早在1986年就联姻中外运,彼此的默契不言而喻。据悉,中国首个全面的电子数据交换系统就是由中外运敦豪与中国海关合作建立的。作为回报,DHL也享受到了政策的诸多青睐,一个佐证是,2004年中外运敦豪即获得服务牌照,经营以包裹为主的国内快递业务,当时,其他三大巨头距离进入觊觎已久的中国国内快递市场还遥遥无期。

“与DHL相比,我们都像是后娘的孩子,而DHL则是中外运的亲生骨肉。”一位来自某外资快递巨头的人士曾经不无抱怨。

彼时的DHL,在中国市场可谓顺风顺水。2006年中外运敦豪宣称中国已经成为DHL全球网络中增长最快的市场,并且高调发布了“DHL中国优先”战略,内容包括投资约2400万美元,兴建中外运敦豪大厦等。2009年,DHL更是启动了并购大手笔,借助中外运敦豪先后收购了全一快递、中外运速递、金果三家公司100%的股权。DHL的目标是,将其在亚洲的国内快递业务增加一倍。

当时的DHL快递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唐睿德曾自信地表示:“中国消费和居民收入在提高,快递业务已变得更具吸引力。我们的战略是成为亚洲和中国规模最大的国内业务参与者。”

“DHL一度是我们的头号竞争对手。”上述外资快递巨头的人士告诉记者,但是他很快发现,DHL已经开始暗藏危机。数据显示,2011年3月,DHL收购的这三家总资产只有2.17亿元的公司,合计负债总额却已高达3.47亿元,累计亏损约3300万元,已经出现了资不抵债。

在反复权衡之后,DHL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这三家当年以3亿元收购的快递公司以1亿元的低价出售给友和道通,DHL则忍痛转身,与中国的国内快递说出了“再见”。

外部竞争与内部桎梏

从政策的宠儿到悲情的出局者,DHL到底经历了什么?

对外的官方回答中,许克威更愿意将其归结于中国出台的新《邮政法》。“新《邮政法》明确规定,外商不得投资经营信件的国内快递业务,不仅包括独资国外快递公司,也包括合资快递公司。而信件业务占到了我们国内快递总业务的35%。”

事实上,新《邮政法》的这些条款,早在2008年11月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时就已经出现雏形,这份前后共修改了12次的《邮政法》在当时对外资快递和民营快递做出了不同的“游戏规则”,在国内快递江湖中暂时划分了地盘。

显然,当时的DHL如果受困于新《邮政法》的条款,就不会在2009年困兽犹斗,出手收购了三家中国的快递企业。

业内人士分析,让DHL退出中国国内快递的真正原因不在政策,而是中国特色的价格战。

如今在中国的国内快递市场上,不但盘亘着外资的四大快递,还有中国本土的“四通”企业,再加上其他竞争对手,共有3000家企业蚕食着这块蛋糕。

【出处:南都周刊】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