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大陈一舟

https://www.cnpension.net    2016-10-12 20:45    中国养老金网

从一开始,他就是有大梦想的人。尽管,与他同一批冲浪的互联网老兵早已功成名就。

人人公司董事长兼CEO陈一舟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似乎,他真的是“江湖最后一名大佬”。

李彦宏、张朝阳、王志东,还有雷军、莫天全,都是1965—1970年生人,陈一舟也不例外。

只是,叩开上市之门,陈一舟等了12年。

公司上市之后,他想到给自己买一个礼物做纪念。但最后,不过是进了一个二手商店,挑了一个88块美元的手表,因为感觉好利市,所以就买了,作为12年奋斗的一个奖励。

继续淡定,陈一舟说。

也许,面对12年的折戟沉沙,更需要淡定面对的是股价。当人人网5月上市,以每股14美元的IPO价格融资8.5亿美元,创下中国互联网史上在美上市融资新高之后,股价又迅速遭腰斩,市值大幅缩水。

“当年我们做Chinaren卖给搜狐时,搜狐一股7块钱,上市时候17块,我离开的时候股价8毛,现在人家80多块”,陈一舟说,公司在某一些特殊时刻难免遭遇大规模抛弃或误解,但只要本质好、踏实做事,就差不到哪里去。

、“股市短期是投票器,长期才是称重机”。谈到这个巴菲特的观点时,他正慵懒的歪在沙发里,偶尔来点黑色幽默,宽大的下颌和炯炯的眼神,都让他更像一只狡黠的猫。

他只说,经历过了就不再慌。

一年有一怕

其实,这几年,公司内曾有员工总结陈一舟“一年有一怕”:2009年是开心网,2010年是腾讯,今年则是微博的强有力冲击。

但这也许不过是见招拆招的战术,陈一舟最怕的是所谓战略上的高速扩张。

“我现在对高速增长是比较害怕的,以前历史上每次高速增长之后,就是高速的下降”,他对《英才》记者坦承。

2006年初的记忆还印象深刻。当时陈一舟的千橡互动正在S P的路子上激进的扩张,投资人鼓动说,只要更多的对无线业务进行收购,企业纯利就会更多,就可以上市了。但是,由于S P业务本身过分依赖运营商并在收费模式上打了个擦边球,所以业务本身并不健康。因此,接连数笔投资最终以亏损千万美元而告终。

如今,在上市时,陈一舟对投资人定的目标,仅仅是每年月活跃用户量涨35%左右。按照互联网本身20%左右的增速,人人网只是比中国互联网涨幅稍微快一点。

但他认为,只要连续涨5年,就有1亿多的月活跃用户,而且主要用户群来自大城市白领和学生,衍生业务就非常充分。

“我怕了。慢一点儿好。慢点的业务好。”从当初的实名制校友录Chinaren到后来的5Q校园网再到校内网、人人网,陈一舟转战一圈,似乎又回到原点。

从2000年卖掉Chinaren到2005年之间,他卷土重来创办千橡互动,历经S P业务的高峰与低谷,而后,对当时热门的w e b2.0概念,如虚拟社区、门户战略、视频、分类信息和网络下载等均广泛涉猎,结果均遭遇惨痛失败。

有投行人士对《英才》记者说,只要国外出现一种新模式,总能看到千橡互动在跟进,无论是Myspace,还是Youtube,又或是Craigslist等等。直到最后,确定以真实关系构建的人际社交网络业务为核心业务,算下来,等于有5年的空档期和摸索期被浪费了。

陈一舟甚至认为,如果不是运气好,也没法在第一波冲浪后爬起来。而实际上,谁都知道,如果运气占到80%,坚持只占20%,陈一舟不可能再次笑傲江湖。

从上市之后的人人网业务架构看,无论是网页游戏、还是团购、或是刚刚推出的婚庆服务,又或者是开放平台战略,都是基于SNS这项核心业务,围绕真实社交关系网络所延展的各种收费模式,不过是对于广告盈利模式的补充和探索。

主业清晰和天然高成长性,也许这就是陈一舟隐约感应到的产品D N A,也是让他选择继续淡定的、慢增长的理由。

活下来的“资本”

外界一直说,人人网选择在中国概念股普遍受热捧的当下上市,是选好了窗口期。但陈一舟对《英才》记者说,他并没有刻意赶浪——一年前就具备上市资格,只是因为CFO怀孕,所以推迟了半年。

但这似乎掩盖不了他在资本上运筹帷幄的实力。

每年花1个小时读巴菲特给股东的信,比每天在微博上趴1个小时合算。这是他的财务理念。

在12年的创业之路中,陈一舟不断融资,不断“拷贝”新模式,不断收购,似乎不断失败,但就像下注一样,只要赌对了一个大的,就翻盘了。

1999年初,还在斯坦福读书的陈一舟、周云帆和杨宁3个人开始每天晚上从9点趴着写商业计划书,常常写到第二天凌晨3点,一连琢磨了3个月后,最终在硅谷一条叫Sandhill的长街上,融到了第一笔20万美元的资金,创办了Chinaren。

2000年下半年,遭遇互联网第一次寒流和泡沫的陈一舟们,将Chinaren以400万股股票、约3000万美元出售给搜狐,陈一舟分到了搜狐44万股。据说,当期Chinaren现金流仅够公司存活1个月。可以说,撤退的非常及时。

此后陈一舟大大咧咧的轮番出席发布会,接二连三的宣布各种收购和整合策略,从猫扑网到5Q校园网、再到UUme转型视频……让公司最终落入半年之内员工超千人的膨胀陷阱。

当时,陈一舟的千橡互动让所有人都看不懂。一边,每天早上强迫式跳入冷水中游泳减肥,且不断地裁掉老业务线;一边,他又在裁员的过程中,完成了对校内网的收购。

但这一回,他“赌”对了。校内网正是当年美国版Facebook的雏形,也是人人网今天能登上纳斯达克的关键一棋。

在2008年4月,孙正义挥舞大手笔,使千橡互动获得日本软银总额400亿日元投资的真正原因,也正是看中了校内网在社交网站上的增长空间。3.84亿美元,在京东商城等B2C电子商务狂潮远未来临的当年,让外界对陈一舟的融资能力再次大吃一惊。

可在融资之后,开心网的横空出世,证明陈一舟“国内SNS的战斗已经结束”的豪言放早了点儿,同样,他又向程炳皓伸出“收购”的橄榄枝,不过遭到“无情”拒绝,而后,他便用他所信奉的“技术扩散”将开心网山寨化,未曾想,一场域名拉锯战之后,人人网上市了,而“真开心网”反而有所式微。

可见,融资潮来临时,最快的感知并抓住;该出手的时候,全面撒网式收购;出手不利时,则曲线救国;同时,在每次泡沫来临时,以最快的速度撤退。这也许就是陈一舟几经折腾才不曾彻底落败的真正原因。

时隔多年,陈一舟再次面对《英才》记者,他已经数不清他收购了多少公司,他只是说,以后再收购,就要玩大的。

曾经,花费几十万收购了一个“魔兽世界论坛”,把它合并到猫扑的游戏论坛之后,就越来越小,后来竟不知不觉消失了。

“我们后来想为什么?因为买的第一天它就太小,没有人重视,也不会放牛人上去,不会拼命的做”,他反思说,“每次都是在交学费,交了学费以后,希望学到的东西永远不要忘记”。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